从川普语录看美国文化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7L生活篇111人已围观

从川普语录看美国文化

“Frankly, if Hillary Clinton were a man, I don’t think she’d get 5 percent of the vote.”

老实说,如果希拉蕊・柯林顿是男人的话,我觉得她得票率应该会不到 5%。

frankly 老实说
If… were… 如果 X 是 Y 的话……

例 Frankly, as a weasel, I think chickens are very prejudiced towards us.
老实说,我身为一只黄鼠狼,多少就会觉得,鸡都对我们很有偏见!

例 Frankly, durian fruit is a biochemical weapon.
老实说,我觉得榴槤是一种生化武器。

在美国,女性的政治人物都必须面对一件非常有趣(也非常不公平的事情),如果一个女性政治人物讲话很直接、很呛,就被视为很 bitchy 的行为,如果是男性的话,则会被视为一个「有领袖特质的人」;如果她爆粗口,那是无法原谅的行为,而如果他骂髒话,这是非常正常的;如果她每句话都先练好、先想好,那她就是非常假的,但如果是他那样的话,却代表他有準备好讨论这件事情,果然是有领袖特质的人!

我们不难看得出来,这个双重标準搞得相当厉害!所以,如果你去分析大家以前攻击 Hillary(或其他政治人物)的事情,你就会发现大概都多少跟女人该做什幺不该做什幺有关係,也就是说,柯林顿的敌人一直很努力要帮她塑造出一个「cold bitch」(冷漠贱人)的公众形象。当然,支持柯林顿的人也很爱指出,这些负面评语的出发点是错的,甚至都能算是仇女的一种表现而已。

所以川普在这则推特里,就要反驳这种「柯林顿是女人,你们才这样说!」的说法,说如果柯林顿是一个男人,支持她的人就会更少。对于川普是对的还是错的,这个问题真的很难说!不过,重点是,你之后看美国新闻时,如果看到女性的政治人物被批评的话,可以多去想一想那些评语是否出于一个双重标準——因为这是报纸无法告诉你的事情,你必须自己来判断!

关于英文的部分,frankly(老实说,坦白讲)是一个非常好用的单字,只要你想强调你即将要说的话是(1)非常真实(2)而且,因为真实就相当难听,你就可以用这个frankly。我们可以在这里想到美国电影《乱世佳人》里最有名的台词:「Frankly, my dear, I don’t give a damn.」(老实说,亲爱的,我不在乎!)

***
“I think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me and the other candidates is that I’m more honest and my women are more beautiful.”

我认为我跟其他候选人之间唯一的差异就是,我比较老实,还有我的女人比较正。

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X & Y is Z
X 跟Y 之间唯一的差异就是Z

例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men and women is that women are right.
男人跟女人之间唯一的差异就是,女人都是对的。

例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me and a bank is that my girlfriend won’t rob a bank.
我跟银行唯一的差别就在于,我的女朋友不会抢劫银行!

川普在这里用的句型蛮好用,如果要比较两个东西,是相当好用的!「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X and Y is Z」(X跟Y之间唯一的差异就是Z),虽然意思有点简单,不过没有背过句型,要用的时候就不一定能说得出口吧!我们来看一个例句:
「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anteaters and weasels is that anteaters are way sexier.」(食蚁兽跟黄鼠狼之间唯一的差异就是,食蚁兽就是比较性感!)

还有,「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Donald Trump’s hair and a mop is that a mop would make a better wig.」(川普的头髮和拖把头唯一的差别就在于,拖把头还比较适合当假髮呢!)

好,我们正经点好了!川普提到候选人的时候,就说 candidate(候选人),这个你应该明白,不过你不觉得这个单字长得很奇怪吗?我们来看看 CANDIDATE 的来源好了!

原来,这个字的来源相当有趣又讽刺(所以才适合当政治用语,哈哈!)。古时候的罗马人有自己的共和国,这个共和国在很多方面都跟现代的民主国家一样,特别是选举这方面,所以每年都会有一大堆政治人物在街头上跑来跑去拉票。

古时候的罗马人穿的衣服很特别,这件衣服叫做 Toga(托加长袍),然后只有罗马公民才可以穿!在那个时候,可以当罗马公民的话,会有各种好处,就像现在拿美国的护照一样,所以这件衣服虽然有点奇怪(罗马的邻居曾经调侃过这件衣服),但它毕竟是代表你有罗马公民的身分,所以罗马人引以为傲,甚至会叫自己The People of the Toga(托加之民)。

所以,拉票的时候,政治人物一定要(一定要!)穿托加才好,就像美国的政治人物要佩戴国旗胸针。在那个时候,罗马人有漂白衣服的习惯跟技术,然后候选人的托加长袍就会漂白得很白很白很白,比日常生活漂白的白白很多(去投币式洗衣店跟去乾洗店之间的差别吧)。反正,这种白色叫做 candidus,然后「被美白了」是 candidatus。后来,这个 candidatus 就变为我们所熟悉的 CANDIDATE。

我觉得这个单字蛮适合政治人物,因为他们就是被美白了吧,他们其实不那幺漂亮,他们毕竟都是骯髒髒的政治人物……但选举的时候就会洗一洗自己的衣服,然后穿着灿烂的白色长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骗我们。

只不过是,我们都被骗得好开心~~~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