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靠什幺实现「医疗野心」?先从每个病人配一台 iPad 开始

作者: 时间:2020-08-02M嘉生活190人已围观

苹果靠什幺实现「医疗野心」?先从每个病人配一台 iPad 开始

医疗业用新硬体并不是什幺新鲜事,苹果早想把 iPad 推广到医院。早在 2014 年,英国牛津的医生就已用 iPad 互相传递资料。这也逐渐推广至更多医院。

不过,苹果的设想比这个还要远──在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、芝加哥、洛杉矶的医院里,不仅医生享受 iPad 办公的便利,病患也人手一台 iPad,用于阅读体检资料、呼叫护理人员,还能在 iPad 上阅读康复指南,进行复健。

TechCrunch 的记者 Sarah Buhr 对苹果这计画这幺评价:

在得出这结论之前,Buhr 上週前往洛杉矶的锡安山医学中心(Cedars-Sinai Medical Center)实地考察。锡安山是美国西岸最大的非营利型医院。他们在心脏衰竭病房配备 50 多台 iPad,并开发一系列程式辅助患者的康复过程。

锡安山开发的平台名叫 My CS-Link,能让患者线上检索健康资料和相关医嘱。My CS-Link 藉助 Epic 公司的 MyChart 资料平台,并透过平台记录心脏衰竭病房的患者资料。

使用 iPad 前,医生和护理师一般会花时间将患者相关资料写在病床边的白板上,或记在纸本表格上。锡安山的医生 Shaun Miller 对 Buhr 说,由于心脏衰竭的複杂性,患者一般会住院很久,医生也会面对资料遗失、弄错,甚至白板写不下等问题。

苹果靠什幺实现「医疗野心」?先从每个病人配一台 iPad 开始

没有 My CS-Link 平台的时候,医生必须用纸笔将患者资料记录下来。

在医院中,Buhr 见到名叫 Awad Lsallum 的 32 岁患者。Lsallum 从沙乌地阿拉伯来,希望能在锡安山完成心脏移植手术。Lsalum 已住院 40 多天,对他来说,手边的 iPad 并没有很特别,但他也承认 iPad 让他「能知道发生了什幺事」,因此「感到安心」。

苹果这计画也减轻了医护团队的负担。锡安山一名护理师 Michelle Williams 就告诉 Buhr,护理师的工作更容易了。原来护理师需要一边为病人抄写体检资料和医嘱,一边多次确认患者是否知道所有需要知道的资讯。现在,My CS-Link 平台不仅便于让患者查询资讯,还有专供患者学习的康复指导影片。

苹果靠什幺实现「医疗野心」?先从每个病人配一台 iPad 开始

在 My CS-Link 上,病患可与医生交流、预约会面时间,阅读实验室分析报告与医嘱,还能直接付帐单。

在锡安山,My CS-Link 目前还只在心脏衰竭病房试用。医院的妇产科,新手爸妈为没有装上 My CS-Link 系统的 iPad 找到一个新用法──爸妈可用 iPad 和早产或生病婴儿 FaceTime。

由于身体原因,早产或生病婴儿必须住在病房里,和外界隔离,所以也无法和爸爸妈妈见面。因此,爸爸妈妈「和宝宝 FaceTime」又被医护人员亲切地称为「BabyTime」。

苹果靠什幺实现「医疗野心」?先从每个病人配一台 iPad 开始

锡安山的医护人员和妈妈使用 FaceTime 看望宝宝。

不论是否搭载 My CS-Link 一样的诊疗资料平台,iPad 在辅助医务人员诊断同时,也在逐渐帮助患者更快、更準确地得到资讯。不管是锡安山还是背后的赞助商苹果,他们都努力地将 iPad 送到患者手中。

与苹果计画最相似的,可能是 IBM Watson 目前在英国 Alder Hey 儿童医院实施的患儿个性化看护。患儿可和行动装置上的 Watson「聊天」,过程中 Watson 分析他们的焦虑程度。这样一来,Watson 就能设计个性化看护方案。

苹果靠什幺实现「医疗野心」?先从每个病人配一台 iPad 开始

使用 Watson 智慧装置的儿童病患。

乍看苹果和 IBM 的计画有些类似:他们都希望透过智慧产品进军医疗领域,并逐步开发面对病患的产品。

不过,苹果计画的中心是硬体,也就是以 iPad 为代表的行动装置;而 IBM 计画的中心在软体,也就是 Watson 人工智慧系统。

在锡安山医疗中心,他们开发了 My CS-Link 等平台以在 iPad 上使用,苹果其他试点医院也是类似情况。但这些医院自主研发的平台也引起一些争议,比如将医疗资料全部公开给患者是否恰当,还有这样会不会造成医疗纪录外洩等。

儘管如此,医护人员还是非常欢迎 iPad 在诊疗过程中使用。儘管外界质疑还会持续,Shaun Miller 医生还是对 Buhr 表达了他对这项技术的欢迎:

相关文章